2021年8月12日 星期四

美國及德國國債市場異動可能反映Delta肆虐的風險【匯君】

美國企業上月的裁員人數降到21年新低,原因是想留住員工,應付勞動力短缺及過多職位空缺。現在美國有不少行業出現有工沒人做的情況。ADP私企職位(小非農)增加只有33萬比預期低很多,市場預期是增加69.5萬。


這個數字公佈之後,市場便開始緊張,但更重要是要參考非農職位數據(大非農),因為這跟聯儲局減少買債的條件有關,若未來數月的非農職位增幅在80至100萬個之間,聯儲局可能會在10月開始啟動減買債措施。

聯儲局的逆回購規模,日前正式突破一萬億美元,上一次的高峰是九千多億。這個數字也是史無前例的大,而且今年在二月左右還是零,沒有機構用這個逆回購措施。

現在竟然超過一萬億美元的規模,一方面有人將這歸咎於華府在過去幾個月盡量把剩餘的現金推出市場,另方面聯儲局也做了一個新措施,他們將隔夜逆回購利率上調5個基點,從零升至0.05%。

從主動增加逆回購利率這個角度來看,聯儲局刻意想把錢引回來,避免在市場胡亂流動,引起物價或資產上漲。現在這個新建的資金池變得巨大,但還未看到對市場有什麼不良影響。

市場資金氾濫的另一個副作用,是美國30年按揭債息再次跌穿3厘。在2月份時候該利率跌到歷史新低,接著便攀升,但是最近又跌回去。實際上最近幾個月美國債息也是持續走低。幾個月前十年期債息大概是1.6~1.7%,最近就跌回到1.2%左右水平。

摩根士丹利特別提到十年期債息應該要1.6%才是合理。經濟學家對強勁勞動市場,通脹上升預期和華府即將推動的基礎設施計劃,債息應該要高一點才合理。

因為如果勞動市場強勁,及預期通脹也強勁,市場對加息的預期應該比較高。而加息預期高,十年期債息也應該更高才對。華府的基建法案也會伴隨着增加發債,理論上也會推高市場利息。

那為何美國現在的債息不是1.6~1.7%,反而最近一直跌,跌至1.2%水平?現在市場的看法都是加息前景沒有被提早,因為通脹只是暫時性,另外是美國的經濟增長反彈是否會放緩。如果放緩,一方面加息預期,甚至減買債也會推遲,另一方市場可能是在避險。

去年債息也曾經跌至非常低,因為當時聯儲局將利息一個月內減至零,也同時實施了無限QE,每月買入巨額債券,直接把當時債價不斷推低,十年國債息去年曾跌到0.6%。

這一次債息跌卻比較像是市場行為,因為聯儲局還沒有做些什麼政策改變。如果債息跌是由避險帶動,其中一個推斷是市場擔心美國經濟再次受疫情傷害。

除了美國債息,德國的國債市場也有異動。德國的30年國債息,近大半年來再次跌穿0%。需知道歐洲也正在被通脹困擾,而現在歐洲股市表現也不錯,債息跌穿零並不正常。

既然不是賭歐洲市場會更加負利率,那麼令到德國國債會繼續再升是什麼呢(債價大升,引致債息變負)?現在的合理解釋仍然是市場避險行為。因為現在歐洲也有一定的通脹困擾,就算不加息,也應該沒有再減息的可能。

德國作為歐盟信用最好的國家,也意味着國債回報也是最低,但德國國債仍然被投資者不斷追捧。這個現象和美債近期走勢也不是好信號。那麼跟DELTA變種病毒肆虐有沒有關係?

DELTA無論在美國還是歐洲,感染率都是很高,傳播速度很快。美國的新感染新冠肺炎數字也重回十萬宗以上。要留意債券市場異動是否跟Delta有關。始終債券市場比股票市場更龐大,能作如此推動,一般涉及極大量資金。

當然現在還未知道那些資金是過分憂慮, 還是是聰明錢,但既然市場出現這樣的訊號,投資者應該多加留意。

有時做投資,市場上、道理上讓你預期出現ABCD,但是市場上的結果卻是EFGH,你就要探討那個落差。因為有時市場會IMPLY,有一些事還不是街知巷聞,但是正在醞釀並將會發生。

匯君每周國際財經大事完整分析:https://youtu.be/FTDd_z1_Jd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