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1日 星期六

好多金融新聞...山雨欲來?

大家還記得早前中央連環出了很多招改變內地各行業生態?包括罰滴滴、打補習、牛奶、網上遊戲、網上數據收集、共富第三次分配等,令不少企業甚至整個版塊暴跌,搞得索羅斯也連日破口大罵。這星期就有其他動作,集中於金融處,大家有否留意?


9月3日,提出北京證券交易所。

新聞連結 - 成立北京證券交易所

9月6日,國務院提出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

新聞連結 - 深化前深港合作

9月8日,深圳市政府將成為內地首個市政府,在港發行離岸人民幣債券,料下月實行。

新聞連結 - 離岸人民幣債券

9月10日,跨境理財通實施細則出台,最快一個月後通車,北向通可買債券。

新聞連結 - 北向通

還有早前(8月23日),任志剛突然重提應容許恒生指數成份股以港幣及人民幣兩種幣值報價及買賣。

新聞連結 - 人民幣兌換港元

未知是否我太多心或敏感,好似金融體系與資金流動方面突然有很多動作,而且推得頗急速,似在準備什麼似的。大家又有何感覺呢?分享一下吧。

推介影片:https://youtu.be/ThAySRLdreg


12 則留言:

  1. 我都有啲咁嘅感覺,但係又講唔出嚟緊會有乜嘢改變及影響。 聯繫匯率改變? 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影響? 更加重要係點樣做資產配置先至可以減少不可預見的改變。 減少港元資產? 開外國戶口?可以請匯君兄講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以係匯君live其中一個題目喎

      刪除
  2. 而家先至問🙄 ,上証已反影左。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講到一早知乜事咁?

      刪除
  3. 匿名11.9.21

    To weaken HK

    回覆刪除
  4. 理財內循環,自己韭菜自己割,共你的富。

    回覆刪除
    回覆
    1. 都好負面喎

      刪除
    2. 對一些不可信任的人和事,要先看負面。unless proven otherwise.

      刪除
    3. 所以你全部署到外國的投資項目了...

      刪除
    4. 匿名12.9.21

      自己韭菜自己割, 對, 說得好!
      好過被美帝割, 哈哈!!!

      刪除
    5. 匿名12.9.21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com/2021/09/blog-post_6.html

      unknown2021年9月10日 下午12:25
      //朋友應該屬於Neo Liberal//

      有時邊有咁多主義
      好簡單: 我明明渣住隻股升到巴巴聲,
      AMTJX , 腦都唔駛過, 買就有得升, 發夢都笑醒,
      中央出台打大鱷, 搞到無得合埋眼賺錢, 唔鬧就有鬼

      掉轉買中幾隻插水股,就鬧點解政府唔管

      --Dogdogchi

      巴黎2021年9月10日 下午1:23
      中央講到明要氣排放中和,清潔能源股升到澎澎聲。做散戶管不到天氣,只能留心和跟政策大方向投資。

      巴黎2021年9月10日 下午2:34
      早排看了劉鶴一本十多年前叫"兩次金融大危機的比較研究",分享幾點:
      劉鶴說
      1開放貿易能減低危機震盪(幾明顯習大好buy呢套)
      2沒有客存又大量放借貸是兩次危機的總結(螞蟻靠向銀行零售借入後大贷特贷的方式可能死於此)
      3.貧富懸殊令社會引致總需求減小,過量福利養懶人(幾明顯劉不是馬克斯主義,佢係要百姓做做做,但會分多D比你等你有能力買買買,而唔係美國式的借錢比窮人買買買)。
      4.兩次危機是因為企業創新繁榮之後無以為計,產出過時產品無人要而供應過度(唔知係咪咁,習由朝到晚要創新)

      ch liu2021年9月11日 下午6:10
      謝謝巴黎兄分享劉鶴這重要的四點。
      我之前批評他書中的黨八股,如p.3,“總的說,金融和經濟危機的發生是資本主義制度的本質特徵之一”。事實上,金融和經濟危機的發生是市場經濟的本質特徵之一,而就算是社會主義如瑞典,丹麥等國家一樣會發生金融和經濟危機,大陸也一樣,幸好他們有劉鶴等一批優秀的經濟學者,預先找出了問題所在與預先找出了對策,像大陸的房地產業,再不整頓就會爆發出很嚴重的金融風險與經濟危機,這都跟市場經濟有關,而不管是資本主義或社會主義都一樣會發生的。瑞典長期是“計劃經濟”(不同於現在的中國與以前的蘇聯有所謂的5年計劃)與市場經濟混合型經濟,由於90年代初經濟過熱,導致各種資產估值過高而泡沫化,國家負債率由佔GDP的40%急速增至72%,失業率高達從未有過的兩位數字的13%,工業生產急跌10%,一如30年代大蕭條時,由經濟學教授Assar Lindbeck召集了一大批經濟學家與問題專家尋找拯救瑞典自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金融與經濟危機。當時記者云集門外,大門一打開,第一個問題就是:瑞典還有得救嗎?Assar Lindbeck的團隊整合出113條提案提交給政府,而絕大部分被當時的政府落實去做,終於慢慢地走出危機。該提案是一本書,名為《針對經濟與政治的新條件》,這就是瑞典經濟史上的Lindbeck Commission 113提議!
      中國是一個大國,國事如麻,幸好出了劉鶴一大批能人,預先找出了對策。我對他們的敬意遠高於陳雲時代的“鳥籠經濟”的專家們,當然,陳雲他們所處的時代是中國大陸實踐市場經濟的初期,實在需要隨時踩剎車,不然,像1989年的兩位數字的通貨膨脹會一直出現。

      刪除

熱門文章